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332|回复: 0

关于川藏线上的涂鸦,你所不知道的故事!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4-30 09: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5-11-27 14:56|
查看: 8433|
评论: 2|原作者: 箫风禅月|来自: 骑行圈  | 去自行车论坛逛逛




  本文摘自骑行圈“箫风禅月”《川藏词典——用独特的方式阐述不一样的川藏线》一文,阅读全文,请点击这里
  骑行过川藏线的人们,在认同它是中国第一景观大道的同时,还得出另外一个结论:它更是世界上最长的涂鸦文化长廊。



  涂鸦,典出《玉川子集?云添丁》。唐代诗人卢仝有个儿子叫添丁,喜欢乱涂乱写,常把卢仝的书册弄得又脏又乱。卢仝因此写了一首诗:“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把儿子的顽皮和自己的无奈描写得惟妙惟肖。于是,人们从诗中择取两字造出“涂鸦”一词,指乱写乱画的行为。后来,“涂鸦”逐渐发展成为一种街头文化,甚至被称作“户外行为艺术”。
  在中国,“涂鸦”文化可谓源远流长。古人的涂鸦,多以墙壁为载体,故又称“题壁”。我们今天读到的很多古人的诗词最初都是诗人们一时乘兴题于壁上的。有专家考证,最早的题壁者是汉末书法家师宜官。据《晋书》卷三十六转引卫恒《四体书势》云:“至(汉)灵帝好书,时多能者,而师宜官为最,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千言,甚矜其能。或时不持钱,诣酒家饮,因书其壁,顾观者以酬酒,讨钱足而灭之。”在人家墙壁上“涂鸦”竟然还能换取酒钱,不能不说是一绝了。汉代以后,题壁者代不乏人。南北朝时期,题壁诗渐多;到唐代,题壁诗骤然大增,开始形成一种风气。据唐人诗集统计,当时题壁诗的作者有百数十家,其中以寒山、元稹、白居易、崔颢等最为著名。寒山是著名诗僧,好吟诗唱偈。《全唐诗》寒山小传:“(寒山)尝于竹木石壁书诗,并村墅屋壁所写文句三百余首”,可见寒山之诗均题于壁。元稹与白居易齐名,二人相互倾慕,“元微之写白诗于阆州西寺,白乐天写元诗百篇,合为屏风”(葛立方《韵语阳秋》卷三),白居易有《答微之》一诗述其事:“君写我诗盈寺壁,我题君句满屏风。与君相与知何处,两叶浮萍大海中。”唐代最为著名的涂鸦人,当属崔颢,他大笔一挥,在墙上写就了传世名作《黄鹤楼》。后来李白接着在墙上涂鸦,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至宋代,题壁之风方兴未艾,举凡邮亭、驿墙、寺壁等处都被用来题咏,叫人目不暇接。其中著名的有王禹偁的《题僧壁》、苏舜钦的《题花山寺壁》、王安石的《书何氏宅壁》、杨万里的《题龙归寺壁》、陆游的《题酒家壁》、苏轼的《题西林壁》等。宋江酒后在浔阳楼涂鸦,写出“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的诗句,被定性为反诗并因此获罪,差点命丧黄泉。
  对于唐宋时期题壁之风盛行的成因,我曾专门做过“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唐宋时期,诗词创作臻于极盛。宋代虽然发明了雕版印刷,但由于印刷能力很有限,大量诗歌不能刻印出来,题壁就成为一种“发表”诗作的最佳方式。题壁简单易行,只要把作品写在墙壁之上,天南海北的过往行人见而读之,就可传播开来。



  这是古人的“特权”了。现代人是不被允许在风景名胜区胡乱涂鸦的,因为这种行为破坏文物、抹杀风景,表明了行为人的素质低下。
  川藏线似乎是个特例。在这里,你可以尽情挥洒自己的“才情”,展现自己的个性,抒发自己的情感,毫无顾忌地涂抹、书画、发泄、倾诉。
  出天全20公里处,于半山坡立有一面“二郎山茶马古道”墙,七个朱红色隶书大字很是醒目。这面墙在川藏线上非常有名,几乎成为骑行川藏线的“物证”,我在每一个川藏线骑友的帖子里都看到过以此墙为背景的照片。照片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墙面上密密麻麻的涂鸦。以前在照片上看不清楚文字,而今我也骑车来到此地,不免要上前看个仔细。这一看,还真是叹为观止。
   以下抄录几句。
  “哥是骑上来的”;
  “老子以后再也不骑车了”;
  “哥要推车去拉萨”;
  “一坡未平,一坡又起”;
  “坡坡坡,坡上还是坡,问坡何时止,坡曰骑到死。”;
  “我一路摇晃的向前走,哪怕血与骨散落一地”;
  “进藏,天地间行走,夹缝中穿越”;
  “我之所以选择自行车旅行,是因为它的速度与我心灵接收风景的频率吻合 ”。



  简短的文字,生动、诙谐、有趣,把骑行的艰难,途中的困苦,经历的考验,意志的顽强,心灵的向往,都凝聚于字里行间。这其中,有无奈,有坚持,有乐观,有调侃,就是没有动摇、退却和悔意。我不能不由衷地赞叹:有才,真是太有才了!



  川藏线上的涂鸦可谓无处不在。在每一块里程碑上,在旅舍的每一面墙上,在提供住宿的藏民家里,在山崖上,在江边壁立的巨石上,在临崖的护栏上,随时可见骑友们留下的“墨宝”,有字有画,前面骑友写下的又被后来者用更加粗大的字体覆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循环往复。
  沿途里程碑上的涂鸦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尤其是那些数字谐音带特别含义的里程碑,更是得到骑友们的青睐。如K2999里程碑,由于谐音“爱久久久”,便成为年轻人争相表达爱情的绝佳去处;到了K4545里程碑,离拉萨已经近在咫尺,故骑友们在上面写上“是我是我”,同时不忘签署大名,是啊,经过一路艰辛,胜利的曙光已在眼前,拉萨,是我,是我来了!那份豪迈如在眼前;而在K3838里程碑前,男士都要在上面写些文字戏谑调侃一番,女士则避之犹恐不及了。
  川藏线上的涂鸦,是滋润心灵的美味鸡汤。甘之如饴,醍醐灌顶,怡情长志,让人在一笑之间产生共鸣,欣欣然,恬恬然。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nbbike.net/thread-37369-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