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418|回复: 0

我与金银山的那些事--遇难事故队伍协作的自述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2-3 08: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与金银山的那些事
  知道金银山是在我一个朋友的抖音视频里,因他没有登顶,当时对我的驱动并不大。在2020年五一劳动节时,个人SOLO那玛峰,川登协的师兄意远在途中与我聊起金银山与年波贡嘎,心生向往,并约好有机会一起去尝试。没有等来与意远的约定,却在2020年9月与其它几个川登协的师兄弟成行。
  2020年9月:救人
  金银山海拔6410米,在四川6000+雪山中,高度排名第11位。从子甘沟口到顶峰,垂直海拔约3700米。
  2020年9月,这是我继玉珠峰、雀儿山后再次攀登6000米级雪山,因是自主攀登,加上误机转道攀枝花、西昌等,于深夜才到草科,队友均已熟睡。心里没多大信心,那就视为一次考察也是可以接受的。
  无知者无畏,我们六人都没有请背夫,好在在大本营的时候,有其它队伍闲置的背夫,我们其中四人请了背夫从大本营背到C1营地。
  也是这一次,成为了热点,让金银山真正的走进了登山圈的视野。起因就是其中一名队友在6200米处高反,我与多吉(子梅村)救人,两名队友坚持去登顶(其中一名队友在C2因自身原因下撤到C1)。在登山群热议的也绝不是这,是因为后来坚持登顶中的一名队友失联,展开搜救而引起的:在登山中有队友高反或其它,是与队友同下撤还是抛开队友去登顶?
  在这我不想给出自己的观点,作为临时拼凑的队伍,自己应该对自己负责。也不要去谈什么自主攀登或者是参加商业攀登,真有事,谁都是先求自保。而且新民法也已明确,高风险运动,风险自担。
  2020年11月:登顶
  休整了一个多月,我的一位攀登老师问我还去不去金银山,我在进行自我评估后,说可以。
  于是在11月初,我再次启程,目标金银山。因其中有一位队友来自广东,于是行程上略有调整,首先我们去了雅家梗适应了一天的海拔,第二天还去了仁宗海适应海拔,第三天出发。
  这次我们开始就请了背夫,与第一次相比,轻松了很多。
  在大本营时,因队友痔疮及家庭原因,说要下撤,考虑到我是第二次来金银山,队友后来说去C1看看,如果不行,就与背夫一起下撤。
感谢队友的体谅,同时也因请了背夫而庆幸,使得我这次金银山顺利完成(可以看我的:我在四川登了个“珠峰”)
  2021年10月:死亡
  用这个小标题,很残忍,但它确实是事实。
  事情发生之后,我所做的事就是:报警、向川登协书面说明情况,联系家属帮忙善后。后面无论是圈内怎么讨论还是其它平台如何去猜测及所谓的还原事实,本人都没有出来澄清,因为我不想以这件事为别人做嫁衣,为别人蹭热度。
  死者为大,我们应当尊重,让已故之人安息。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在这之中的角色,我是一个向导,而非商业队。其中几个人AA约伴,聘请我为向导,向导职责:带路、提供路绳及相关公共技术装备、技术装备应用培训、登山许可证代办、车辆联系、食宿联系(不包括进山后相关饮食)、背夫联系。相关费用AA制(包括本人)。
  经过不再细细描述,一、公安有我及队友的笔录;二、书面形式已向川登协说明。
  简要的把此次事情经过描述一下,希望对攀登爱好者有些益处(代价很大)。我们8月建群,因我知道金银山对体能的要求,因此每天在群里叮嘱着锻炼;要求每个队员请一个背夫,后面是AA约伴的四个人为两个请一个,我们其它三个为一人一个背夫。
  大本营:因背夫住的问题,后来调整为其它闲置队伍的背夫;
  C1:测血氧,第一次为他测血氧为心率120、血氧为64,因考虑到他最后一个到C1的,为其它队友及其它队伍的攀登者测完血氧后,再次为他测血氧:血氧为74,心率为112。吃完晚餐后,我做了行程上的调整,留了一个帐蓬及其它补给在C1,并告诉他不可以继续攀登,留在C1休息,事实上并没有听劝阻。
  C2途中:再次劝告他,如果体能消耗过大,感觉行走吃力,一定要下撤到C1。
  C2:他还是最后一个到达营地的,在帐蓬里休息的时候都需要队友帮他脱高山靴,看到这种情况,同行队友均劝他不能在往上攀登。在第二天凌晨起来冲顶时,我和同行队友再次劝阻他不可以攀登。可当我们到达约5650米海拔时,回头看,营地处有一头灯缓慢移到。
  C2营地晚上:我们下撤的途中,听到其它队伍的人说他滑坠,受伤了。在到达营地的第一时间,我走到他帐蓬前叫他,并问他情况,回答声音清晰,下巴处有两个口罩,有点血迹,一个手上有纱布,也有血的痕迹(非常感谢帮忙之人)。
  C2下撤C1:因约了背夫11点在C1汇合,我们早早的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此时他也收拾好东西,就是不走,看到这种情况中,我们一直叫他不要背东西下山,到了C1之后请背夫上来帮忙背下去,他不同意,说要自己背,磨蹭了约半个小时,考虑到说与背夫约好在C1的时间。于是我们自制担架拖他下撤。
  约4950米处:雪地与冰坡走完,到碎石坡。因无法拖拽,就问他要不要叫救援,他说不要(有视频),同行队友听说不要叫救援,就继续往下撤。我体能消耗过大,水已喝完,就在原地烧水,在我水烧好之后,他也就走出七八米的样子。看到这种情况,我就走过去告诉他,你就在这等,我下去叫背夫上来(他的体重约有170斤,我才120斤,在碎石坡上是没有办法搀扶的),此时下着小雪,我用帐蓬外帐给他盖着,用他的背包给他垫在后面,让他躺着。我开始下撤,在途中遇到上来的三个背夫,并叫他们上去帮忙,同时说三个人有点吃力,把另外二个也叫上来。
  在我到达C1时,其它队伍对讲机里传来消息,人已经不行了(前后约1个半小时)。
  事已至此,我连夜下山,到达草科联系家属、报警、向川登协汇报等。
  身边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登山,我至今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我喜欢山;我喜欢看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我喜欢在白雪皑皑中看到自己的渺小;我喜欢把所见所拍发在朋友圈,看到朋友的点赞;我喜欢在山里的那个我;我喜欢!
  但我很怂,我怕死,登山是很私人的事,但却牵动所有关心我的人的心。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nbbike.net/thread-40703-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