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381|回复: 0

所谓“醍醑山”玛尼堆的几点思考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2-21 08: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所谓“醍醑山”上的玛尼堆的作者,做了几点考察,暂时记录如下:
猜想一,张国焘率领的红四方面军,1935年6月-7月。所谓“醍醑山”(5350米)位置恰好在一个红军长征经过的雪山垭口东南侧,也即虹桥山垭口;根据张军去年新出版的《红军长征过雪山行军路线详考》,红九军红七十四团、八十团、八十一团,红三十军二六五团、二六八团曾于1935.6.4翻越虹桥山,随后24日-7月1日,红四方面军两次翻越虹桥山(页35以下),而这个虹桥山垭口离醍醑山只有公里之遥。长征路线附近遗留过不少相关工事、烈士墓,不少建造方法都为简单砌石建筑。醍醑山可能作为探路、眺望、战略制高点而被登临,并留下人造建筑。
疑点:此制高点缺乏实际战略价值,玛尼堆式建筑似不具备军事作用。此外,虹桥山自清中期以来已是重要行军通道,清大小金川战役均自此行军,若假定其有重要军事价值,则不能剥离与更早的军事行动之间的关系。
猜想二,1950-70年代的国家测绘队,大致在1970年-1975年所堆。颇有可能为成都军区第一测绘大队。1950年初国家开始组织测绘建立大地坐标网,同时开始利用苏联设备进行航拍测图;1970-1975年开始用五年重点专攻青藏高原地区的测图,而醍醑山附近的国家测绘图(基本地形图)就是在这一时期完成的;配套的地面工作,如《当代中国的测绘事业》(页57)所说,需要“攀登一个个高山,在山上造标、埋石、架设仪器观测”,而这些都是在“离开交通线、深入没有人迹、没有道路的地方”完成的。故,山上的玛尼堆很可能为军内测绘人员于1970-75年所堆(此一时期测绘部门受冲击处于解散状态,故由成都区的军方负责测绘),其用途可能为测绘用觇标,或架设仪器、或纪念用。此说可能性最大。
猜想三,1950年以来的地质矿产调查队在找矿和填图工作时所堆。查该地区(H4801马尔康幅)地质图测绘报告,此区域找矿队伍有川地第四地质队、四零四地质队等;醍醑山在国家五万比例尺地质图上被全覆盖。地质队在人迹罕至处留下痕迹,向来常见;如广西、贵州一些岩溶洞穴深处,就见有五十年代北京地院之类的油漆留念。
疑点:即使是五万的大比例尺地质测图,似也不必登顶(顶部冰雪覆盖,并不特别利于填图),更不必留下石堆类建筑。
猜想四,牧民。
疑点:牧民似没有必要登临顶峰,似亦没有通过高海拔冰雪坡面的装备。没有任何书面记录,此说便无法于扶手椅中证实。不过,我个人认为此说可能不大。
以上,供讨论。如要转载请注明出处。


虹桥山垭口位置


常见红军遗迹,出处:周军《红军长征过雪山行军路线详考》,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8。
  


图片出处:《当代中国的测绘事业》,北京:中国社科,1987年。图中的钢架铁塔,玉珠峰顶(6178米)也有一座;但注意文献形容70-75年测绘时的用词:“造标”;这很可能意味着70年代测绘时使用的觇标是现场拿可用的材料“造”的,而不是背上去的钢架塔(如图);既然如此,似乎便很可能用石头堆一座出来。希望测绘从业者(如果有)能帮助解答。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nbbike.net/thread-40733-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