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362|回复: 0

加达村的茨城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2-1-12 08: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茨城的相遇是偶然的,邓珠本来是想安排他的亲戚带我们走他念他翁的,可是那个亲戚在山里找了一天的骡子也没找到--山里的骡子是放养的,这活才轮到茨城,茨城是出发当天才接到通知,这也是茨城第一次接到走他念他翁的活,对此,茨城是很有意见的,按他的说法,加达村里是规定村里每户都要轮着带队的,可邓珠总是优先安排他的亲戚带队 -- 他念他翁是这几年才开辟出来的户外线路,徒步的起点在加达村的拉岗组,海拔3500米,一般徒步的人都会在拉岗先住一晚以适应一下高海拔,第二天才开始徒步。邓珠住的拉岗只有8户人家,邓珠的岳父曾经是村长,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且邓珠汉语流利,待人接物很是热情诚恳,所以走这条线路的驴友都喜欢找他带队,由于这两年这条徒步线路太火,邓珠忙不过来,他已经由原来亲自带队边变成只负责联系安排了,成了名副其实的他念他翁名义代言人,他在接我们上山的路上电话一直不断,有咨询的,也有要求安排接车的,说个不停,他非常耐心地回答驴友们的各种问题,非常敬业,有时连我们听得都不耐烦了,可事后他说能帮到人就好。
百度里查到2019年加达村年人均收入5100元,盐田收入只占三分之一,三分之二是挖虫草、野生菌和搞旅游等其他收入。拉岗组由于处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顶,资源更加贫乏,估计其收入要在平均线之下,这几年由于他念他翁线路的开辟,才使得拉岗人有了增收的途径,一趟走下来2千多的收入对他们来说确实不菲,也难怪邓珠要偏心了 --对于喜欢户外的我们,虽然不一定很富有,但相比他们来说,在城市赚个千把块钱还是相对容易一些,有时是应该理解和宽容对待当地人对我们这些外来者觉得不合理的要求和费用-当我看到茨城拿到我们给的钱那个高兴样,心里也是替他高兴的。
茨城住在半山腰的一个小寨,从他住的地方到拉岗要走一个多小时,由于是临时收到组长的通知,等他到邓珠家把我们留下的行李打包上路,估计也要10点了,茨城到达第一天的一字泵草甸营地大约是下午2点左右。
我们一行四人,三个重装,我轻装,我们是8点出发的,当把行李留下时,一再嘱咐邓珠今天无论如何要找到人把行李给我们驮进来,邓珠也一再保证没问题后,我们才上了路。第一天路程7.5公里,沿着谷底一条清澈的小溪走了一段,两边山峰上的密林已开始披上了五彩斑斓的秋装,然后走上乱石坡,慢慢开始了海拔1000米的爬升,中午时分到了第一天的营地,由于不知道马夫啥时能到,在歇息了一会后,大家便开始担心起来,说实在不行,只好明天一早回拉岗了。等待总是漫长的,在远远听到挂在骡子上清脆的铃声后,大家一下雀跃起来,茨城带着骡子慢慢出现在了我们视野里。
茨城个子不高,有着山里人特有的纯朴,一头带着尘土的短发,脸色熏黑,一身看起来许久未洗的黑色羽绒服和牛仔裤,脚上穿着解放鞋,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骡子和他的主人一样,也是一副安静的姿态,茨城对他的骡子很好,高原的草有些是不能吃的,所以在卸下包袱后,他都会带着他的骡子找地方吃草,除了草,每晚都会喂点玉米来补充体力,也许是怕晚上有野兽吧,茨城总是把骡子绑在他的帐篷附近。徒步的第四天在乌格曲隆错营地,半夜下起了大雪,为了能使骡子暖和点,茨城起来在骡子背部包裹了一层防水帆布,第二天一早起来,茨城用他烧水的盆烧了热水来喂骡子喝,又喂了些玉米。由于下雪,我一晚都没睡好,老担心帐篷给压塌了,不时就用手去弹走压在帐篷上厚厚的积雪,早早就起来了,到茨城的帐篷烤火,茨城招呼我喝他煮的砖茶,早到的红蛋开玩笑的提醒道那盆今早可是喂了骡子喝水的哦,我心理便有阴影且最近老闹肚子,手一下就缩了回来,茨城赶紧说到没事的,骡子很干净的,我的盆刷过了才煮茶的,放心喝吧,最终我还是没敢喝。
茨城带了块很大的防水帆布,驮货的时候可以铺盖在货物上,即防水又防刮,到营地后又可以用来搭帐篷,茨城搭的帐篷不仅可以里面烧火做饭,还能容纳几个人坐在一起。有空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到他的帐篷里烤火,茨城非常欢迎我们到他那里,总是把最好的背风位置让给我们,自己坐到烟熏的位置,即便如此,我和绿水青山还是受不了那股烟味,不一会儿就给熏得眼泪直流,赶紧跑了出来,倒是红蛋和耀厉害,能在里面坐上很久。柴火是周边野杜鹃的枯枝,不下雨的时候,茨城会在空地上为我们点起一堆篝火,高原上的气温变化很大,太阳一下山温度就会骤降,能坐在一堆篝火边暖暖的烤着火发呆,而不是躺在冰冷的帐篷里,在高原上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像许多藏人一样,茨城是个信佛的人,他每晚都会在自己的帐篷里念上一会儿经,骡子带的铃铛会不时响起的,一唱一和,给这寂静寒冷的旷野之夜增添了某种神秘的色彩。茨城对自然是敬畏的,这高山湖泊在他看来都是有神灵住在里面的。有一次他看见我们在篝火里烧剩余的垃圾,提醒道这会触怒神灵的。也许茨城说的是对的,接下来两天我们都是在浓雾中前行,错过了许多海子,本来想看的星空,直到最后一天才看到,也算是幸运吧。最后一天,茨城把我们剩余的垃圾装在一起带下山去了。
茨城唱歌的视频是回来后红蛋发给我的,那天我早早就睡了,错过了精彩的一幕,有点可惜。在跃动的篝火下,茨城的声音质朴而悠远,不知不觉中,我仿佛又回到了那远离尘嚣,秘境中的香巴拉。。。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nbbike.net/thread-40759-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