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421|回复: 0

穿越未知追求极限挑战 | 8410m洛子中峰的登山故事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2-2-11 08: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洛子中峰。图源:YuriKoshelenko
洛子峰海拔8516米,是地球上第四高峰。洛子峰与珠峰毗邻,并通过南坳连接在一起。从大本营到C3,珠峰与洛子峰的共用一条登山路线,之后“分道扬镳”,到达不同的顶峰。


洛子主峰和洛子夏尔峰的首次攀登

洛子峰有3个主要峰顶,一个主峰和两个卫峰。两个卫峰不属于独立的山峰,尽管它们的顶部明显区分开来,海拔也超过8000米。绵长而又令人眼花缭乱的山脊将主峰和两个卫峰-海拔8410米的洛子中峰(也叫洛子东峰,Lhotse Middle/ Lhotse East)和海拔8383米的洛子夏尔峰(Lhotse shar)连接起来。



洛子主峰、洛子中峰和洛子夏尔峰。图源:RussianClimb
1956年5月18日,瑞士的Ernst REIss和Fritz Luchsinger携带补充氧气,通过西壁首次攀登洛子主峰。这成了后人攀登洛子峰的常规路线。

21年后的1977年5月11日,德国的Michel Dacher首次实现了无氧攀登。截至2021年春季,共有933人登顶洛子峰,其中183人为无氧攀登。绝大多数攀登都是采用常规路线。



从C3到洛子主峰的路线。图源:Animal de Ruta
1970年5月12日,奥地利人Josef Sepp Mayerl和Rolf Walter,携带瓶装氧气首次登顶洛子夏尔峰。两个奥地利人沿着东南山脊的路线沿着洛子的南壁爬升。1984年5月20日, Zoltan Demjan首次无氧登顶洛子夏尔峰。直到2021年,只有24人登顶洛子夏尔峰,其中13人为无氧。最近的一次攀登是在2007年。这些都是十分险峻的卫峰,几乎没有轻松的路线。



几乎洛子主峰的所有攀登都是沿着山峰西壁的这条路线行进。图源:Animalde Ruta

洛子中峰是怎样的?

如果要问洛子峰的哪一条路线强度最大,很多人会说是通往主峰的南壁路线。而事实上,洛子南壁确实一直是喜马拉雅山脉最重要的挑战之一。Edward Morgan在他的作品《洛子南壁:传奇之墙》(Lhotse South Face: The Wall of Legends)中讲述了这堵山壁激动人心的历史和悲剧。



从红谷山谷上方看到的珠峰及洛子主峰、洛子中峰和洛子夏尔峰的巨大南壁。图源:Mountains of Travel
然而,强度最大的路线可能与预期中完全不同,这条路线对登山者来说虽不必要,但却极具吸引力,那就是通向洛子中峰的路线。



洛子峰。图源:Tom Weager


几乎不可能

要到达洛子中峰,你必须从洛子主峰或洛子夏尔峰沿着一个非常陡峭和危险的刀刃山脊前行。这似乎是唯一合乎逻辑的两条路线。陡峭的岩壁使得任何直接爬上洛子中峰的路线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不足为奇的是,洛子主峰首次登顶后的40多年里,几乎没有人想到要把洛子中峰设为目标。



洛子中峰顶峰山塔前的山脊。图源:GlebSokolov


库库奇卡最接近的一次
1986年,在他攀登南壁的过程中,波兰登山家捷西·库库奇卡(Jerzy Kukuczka)无意中来到比他之前的任何人都更接近洛子中峰的顶峰区域。在去往主峰的路上,他正好从中峰底部经过。不幸的是,库库奇卡在8200米的时候,他买的二手路绳断裂,导致滑坠而亡。



捷西·库库奇卡在洛子峰南壁。图源:JerzyKukuczka Virtual Museum


Erhard Loretan看到了一条路线

1994年10月,Erhard Loretan和Jean Troillet在没有补充氧气的情况下,冒着刺骨的寒风,沿着常规路线登上了洛子主峰。从山顶上,Loretan看到了一条连接洛子另外两个顶峰的路线,但他们没有装备可以用来穿越。Loretan认为在春天试一试可能更合适,之后可以通过洛子峰南壁下撤。

他的想法从来没有实现,而Troillet对这个计划也不热心。就连Loretan也坦白道,在那个海拔高度,“这是你能做的最困难的穿越之一。”



Vladimir Bashkirov在莫斯科物理与技术学院(Moscow Institute of Physics and Technology)学习。后来,他同时做两份工作,他为空间站开发软件程序,而当他的同事测试他的程序时,他则去喜马拉雅当向导。


只被未知所吸引
在那之后的几年里,洛子中峰一直无人攀登,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最终,一个梦想着洛子中峰的俄罗斯登山家出现了。他的名字叫弗拉基米尔·巴什基洛夫(Vladimir Bashkirov)。

巴什基洛夫是俄罗斯最好的登山运动员之一,也是一位优秀的领队。他临危不惧,冷静细腻的处事风格让他在攀登过程中保持周全。巴什基洛夫已经登上了当时苏联境内的所有最高山峰,获得了雪豹奖。1994年,他在阿玛达布拉姆峰上开辟了一条新路线。1995年,他开始在喜马拉雅担任向导。从1996年5月到1997年5月,仅一年时间,他就攀登了5座8000米高峰。



1973年在高加索的巴什基洛夫。莫斯科物理与技术学院有最好的业余攀岩俱乐部,巴什基洛夫正是在那里学会了他的技能。在后来的一次探险中,一场帐篷火灾使得巴什基洛夫住院一年。医生说他再也不能爬山了,但很快,他就证明医生错了。
“当你走别人铺就的道路时,没有什么突破,”他的妻子Natalya Bashkirova评论道。“学徒可以重复别人做过的事情,但大师总是会做一些新的事情。弗拉基米尔是个大师,他只被未知的事物所吸引。”

巴什基洛夫想让他的俄罗斯同胞首次登顶一座海拔8000米的山峰,而洛子中峰则成为了他的目标。


珠峰1997
1997年春天,他计划了两次攀登。首先,Anatoli Boukreev邀请他带领一群印尼士兵登上珠峰。Boukreev和Evgeny Vinogradsky与他同行。这是这些印尼人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雪,所以这次探险需要向导做很多细致的工作。



珠峰登顶者:巴什基洛夫、Vinogradsky、 Boukreev和印尼客户。图源:RussianClimb

在加德满都太久了

最终,印尼人成功登顶。为了庆祝,他们邀请向导们到加德满都参加官方招待会。巴什基洛夫原计划只在城里呆几天,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在首都的逗留时间拖了下来。他们生病了,失去了适应能力和体能。

“我们12天里什么都没做,”巴什基洛夫后来说。“如果你突然停下一辆时速100英里的汽车,汽车会发生什么?我们的身体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日出时的洛子东壁。图源:Mountainsof Travel

1997年5月,洛子中峰

俄罗斯队伍的洛子中峰计划是,先登顶洛子主峰,然后穿越到无人涉足的洛子中峰,再到洛子夏尔峰。这也意味着他们需要在8000米以上露营,这是一个两天的穿越计划。之后,他们再从洛子夏尔下撤到岛峰的大本营。

Boukreev和Simone Moro有不同的想法。他们通过常规路线到达洛子主峰后,像俄罗斯队伍一样,Boukreev和Moro想要通过最短的路线到达南坳,然后珠峰,再通过北山脊下山。二人是一个独立的团队。

由弗拉基米尔·巴什基洛夫带领的俄罗斯队伍还有其他11人:Vladimir Savkov、Valeri Babanov、Sergei Bogomolov、Nikolay Cherny、Alexander Foigt、Vladimir Koroteev、Juri Outechev、Valeri Pershin、Gleb Sokolov、Sergei Timofeev和Sergei Zoev。

当巴什基洛夫和Boukreev以及印尼人还在加德满都的时候,他的同志们向山上进发,搭建营地。1997年5月2日,他们在7750米建立4号营地,之后下撤到大本营。

5月6日,他们回到4号营地,并在那里过夜。第二天,他们将路绳固定到8000米,然后再回到大本营。5月12日,他们又爬到了C4,之后又回到了大本营。

最后,5月15日,他们去丁波崎迎接巴什基洛夫,他终于从加德满都“度假”回来了。巴什基洛夫看上去既不虚弱也没生病,但他确实是一个非常内向沉稳的人,从不喜欢抱怨。



洛子 Kangshung山壁,除了上部,仍然未被攀爬。图源:Yuri Koshelenko


洛子主峰登顶日
5月23日,三名俄罗斯人Cherny、Outechev和Zoev再次爬到C4。在固定完上部的路绳后,他们于5月24日登顶了洛子主峰。Outechev和Zoev是有氧攀登,而Cherny则是无氧。

包括巴什基洛夫在内的其他8名登山者于5月26日凌晨5点一起离开了高处营地。他们以不同的速度爬升。没有人使用补充氧气。巴什基洛夫的同志们注意到他身体不太好,但大家继续攀登。Timofeev和Sokolov最先登顶洛子主峰,时间是上午11点到11点20分,Babanov紧随其后。

在下午1点到1点半之间,Moro和Boukreev也到达了顶峰。当他们见到巴什基洛夫时,Boukreev并没有看到他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但是,当巴什基洛夫不时地摘下他的护目镜拍摄视频时,Moro提醒Boukreev,巴什基洛夫看起来很奇怪,Boukreev也开始感到不舒服。

在加德满都,巴什基洛夫和Boukreev都生病了。现在到了高海拔,症状变得更严重了。Koroteev、Foigt和Bashkirov在下午2点到2点30分之间登上了顶峰。有个叫Bogomolov的人爬得很慢,还没有爬到顶峰。


洛子中峰:不是这次
最初的计划是,包括弗拉基米尔·巴什基洛夫(VladimirBashkirov)在内的6名登上顶峰的俄罗斯人,尝试穿越到达洛子中峰。但当时天气很糟,能见度也很低,所以没办法靠近刀刃山脊。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一次是不可能的。

几个小时过去了,Bogomolov仍然没有到达顶峰。巴什基洛夫让Foigt下山,他决定留下来等待Bogomolov。

Foigt后来说,他不理解巴什基洛夫的决定,因为巴什基洛夫总是告诉他,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永远不要在高海拔停留太久。但巴什基洛夫觉得自己要对团队的所有成员负责,于是决定等一等。与此同时,他可能因为状态不佳而思维不清晰。



疲惫的登山者。图源:关于弗拉基米尔·巴什基洛夫的纪录片


悲剧性的下撤
Bogomolov最终在下午6点到达洛子主峰顶峰。那时,巴什基洛夫有明显的急性高原反应。在下降过程中,他失去了对现实状况的控制。Bogomolov通过无线电求救,Boukreev也求救。他们开始扶他下山,到达了7900米处,此时离营地还有100米。Bogomolov和Boukreev很快要了两瓶氧气罐,一瓶给同样陷入困境的Bogomolov,另一瓶给巴什基洛夫。

巴什基洛夫的妻子Natalya那天在莫斯科。在后来那部关于她丈夫的纪录片中,她回忆说,“那天早上5点我接到一个电话。我已经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意味着什么了。”

两套氧气面罩中的一套,巴什基洛夫的那一套...坏了。他死了。



洛子峰Kangshung山壁的雪崩。图源:Lhotse South Face


洛子中峰的其他尝试
1998年,巴什基洛夫的朋友们通过洛子夏尔峰再次尝试洛子中峰。他们成功登顶了洛子夏尔峰,这已然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之后他们无法完成洛子中峰。

两年后,两支探险队再次尝试。2000年春天,一支格鲁吉亚-俄罗斯队伍试图穿越洛子中峰。然后是那年秋天,一支俄罗斯队伍尝试通过一条高度复杂的路线穿越洛子Massif的南部山壁。他们也没有成功。

2001年,一支韩国队伍和西班牙队伍也试图进行传统的穿越。没有成功。



从洛子主峰北山脊到洛子Massif的Kangchung山壁,这段穿越的起始段。图源:GlebSokolov


最终,2001年洛子中峰
同一年,在Sergei Timofee的带领下,一支由9名俄罗斯人组成的探险队成功登顶洛子中峰。这些登山者分成三组,分别于5月23日、24日和27日登上洛子中峰。他们在高海拔往上使用了氧气。

他们的路线正是巴什基洛夫最开始设想的,在开始1997年探险的4年之前设想的。当时,其他登山者和山友认为雪崩的风险太高。这条路线就在东北山壁,也叫Kangshung山壁。他们担心的是为什么巴什基洛夫在1997年改变了路线,改为常规路线。



这是洛子中峰险峻峰顶的第一步。图源:YuriKoshelenko
2001年,Timofeev带领的登山队首先沿着珠峰的常规路线到达南坳,然后沿着洛子峰未被攀登过的北山脊,到达之前从未被涉足过的Kangshung山壁。他们并没有攀登整个Kangshung山壁,而是穿过了Kangshung山壁的上部。最后,他们爬上了中峰顶峰的西山脊,他们为了向弗拉基米尔·巴什基洛夫致敬,终于首次登顶了洛子中峰。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攀登或尝试过洛子中峰。



2001年洛子中峰首次登顶的路线。图源:RussianClimb



上图:2001年洛子中峰登山队。登顶者:Alexei Bolotov、Piotr Kuznetsov、Sergei Timofeev、Evgeni Vinogradsky、Nikolai Jiline、Yuri Koshelenko、Gleb Sokolov、Vladimir Yanotchkin和Victor Volodine。下图:2003年,两名队员与伊丽莎白·霍利小姐在一起,他们必须得提供更多的照片。第一张登顶的照片并没有说服霍利小姐,之后的一些照片才让她信服。图源:Yuri Koshelenko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nbbike.net/thread-40785-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